4位运煤车司机只好排队
2020-08-12 01:15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就在记者昨日发稿前,知情人又给记者打来了电话。他向记者透露,三焦超限站突然对过往运煤车辆收费“涨价”,工作人员逐车收取罚款,收取的数额为200元或500元。到中午时,由于煤车司机们意见大,几十辆运煤货车停在了三焦超限站前,工作人员开具了河南省罚没统一票据后,将所有运煤货车全部放行。从昨日下午2点起,处罚开始“降价”,每车收取100元后放行。“按照规定,严禁对超载车以罚代卸。而当天自始至终,没有一辆超载煤车被卸货。”知情人说,当天三焦超限站之所以突然“涨价”,源于有领导来检查。

2 探

9月21日,中秋小长假的最后一天。记者再次来到汝州市区,上午10点35分,坐上了一辆将经过三焦超限检查站的运煤的当地大货车。

煤车行驶到三焦超限检查站附近时,再次见到那辆豫dka3××路政车,但该车却换了位置,停在了紧靠国道207线岔口、通往汝州工业园的路边。看到该车,煤车司机立即停下了车,随即跳下车一路小跑到路政车边。远远地,记者见到其中一名路政人员向面前的煤车司机伸出了一只手,司机赶忙从衣袋里摸出一张钱,塞到这名路政人员的手中,然后转身跑回煤车上。

a

司机们反映集中的三焦超限检查站

煤车启动不到两分钟,就来到了三焦超限检查站前,然而所有司机并未减速,全部一个个加速通过。记者这时看到,一名身穿制服的超限站工作人员站在超限站旁,一直对着煤车在打着向右的手势,“是不是让你停车呢?”记者不解地问,煤车司机笑着说:“你不懂,他是让我靠边行驶,好躲过超限站前的监控探头。”

路上,该车司机告诉记者,目前来自汝州市当地的运煤货车有近80辆,每天往返在煤场和发电厂、炼焦厂等之间。由于炼焦厂和发电厂都在汝州市的东北角,而设在国道207线的汝州市三焦超限检查站是运煤车辆的必经之地。

8月27日一大早,按照知情人事先通报,当天上午有运煤的货车通过三焦超限检查站,前往炼焦厂送煤。记者和知情人约定当天上午10点左右,待运煤货车到达三焦超限检查站附近宁洛高速桥下时,记者再上车。此地距离该站尚有一公里多的路程,弯道多,不易被发现。

3 探

今年1月6日,全省车辆超限超载治理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在郑州召开。会议要求全省各级政府要统一超限超载认定标准和处罚标准,加强路面联合执法,对上公路行驶的超限超载车辆坚持卸罚并重。杜绝以罚代管、以罚代卸、乱罚款不开票等违规执法行为。同时,实行“首查责任制”,对治超人员失职渎职、收受钱物、放行“人情车”等问题,发现一起处理一起,直至依法惩处;对于治超不力,造成重大事故、社会影响恶劣的,追究政府主管领导的责任。

我省治超之严规

尽管如此,提起三焦超限检查站,汝州市当地运煤货车司机并不领情,他们称“三焦超限站有的工作人员心比煤黑,煤车司机一天运两趟煤,每次过超限站都要钱,如果不给就别想过站”。

严禁以罚代管放行“人情车”

进展

这位司机还透露,遇到上级检查或者有记者暗访时,所有的超载货车都会被集中到超限站附近的路段躲起来,等晚上可以通过的时候再集中通过,多的时候能聚集起上百辆。

下午4点33分,4辆运煤货车通过汝州市区边界来到三焦超限检查站。刚到国道207线与汝州工业园道路y字岔口处,前方车辆突然停下,随后就见司机们纷纷下车,小跑到停在y字路口的一辆车身标着“路政”的豫dka3××车前。看到司机们过来,站在车前的两名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突然拉开车门坐进了车内。记者看到,4位运煤车司机只好排队,通过摇下的车窗完成了以下动作:掏兜、递钱、离开,一切就在几秒钟内完成。

链接

9月16日下午,知情人让记者跟随运煤货车再次“闯关”。这次,记者被安排在远距三焦超限站的汝州市区一加油站上车,同行的还有3辆运煤货车。看着犹如火车车皮一样冒出车厢高高“山尖”的运煤车,记者问了司机后知道,他们都是五轴货车,按照有关规定,五轴货车车货总重不能超过50吨,他们的车厢却都加高了一半,“油价现在多贵呀,时不时还碰上收费,如果不超重就等于白干了。”一位司机告诉记者,他的车拉了有95吨的煤,比规定核载量超了近一倍。

b

“伸一掌就是司机要交50元,伸一根手指是100元,伸两根是200元。”

知情人说,该“车托”运煤车司机们都认识,靠给超载的车领车收钱

“放行费”突涨价“源于领导来检查”

核心提示|“从今年3月份起,超载车辆经过国道207线汝州境内的三焦超限检查站,只要给钱就放行,没有一辆超载车按照规定被卸载。”早在今年8月,大河报记者就接到了群众举报,称该超限检查站对超载车每次收取50元到200元不等的“放行费”,被处罚的司机却拿不到任何票据。知情人透露,这些钱都装进了值班人员的口袋。接举报后,8月底至9月21日,本报记者三探三焦超限检查站,暗访印证了举报人的说法。

事后,知情人向记者透露,当天上午10点30分左右开始,所有超载运煤货车在三焦超限检查站禁止通行。有超限站工作人员私下告知运煤货车司机,发现有记者来暗访,这两天超限站会严加检查,凡是超载车辆一律不允许过站。而505面包车的车主,运煤车司机们都认识,其经常在三焦超限检查站当“车托”,给超载的外地车领车收费。

超载车交钱后一路“绿灯”,还有身穿制服的人“帮”着司机躲避监控

收钱不说话全用手指比画

煤车司机小跑排队交“放行费”

据当地司机介绍,之所以叫“三焦超限检查站”,是因为其附近有许多炼焦厂,不过这种解释未得到官方证实。

超载车经过汝州三焦超限检查站,给钱就放行,工作人员——

今年4月,省交通运输厅、省公安厅等8单位联合印发了《河南省货运车辆超限超载信息抄告处理办法(试行)》,该办法规定,今后对于超限超载达到20%(含)以上,使用无牌、套牌、假冒军警、非法生产改装车辆超限超载运输等情况,要将其车辆基本情况、驾驶员信息、货物装载地等信息及时抄告相关部门,由相关部门根据各自职责依法予以查处。对于违法超限超载行为情节严重的单位和个人,将被列入“黑名单”,一年内不得享受国家“绿色通道”等优惠政策,从严控制超限运输证件的申请,高速公路运营管理单位可拒绝其驶入高速公路。

记者上车后被“眼线”发现并跟踪

记者先期到达桥下后,很快,一辆运煤货车驶来,记者等三人登上车,刚行驶过桥下,司机突然神情紧张:“不好,桥下那辆车牌尾号为505的面包车是超限站的‘眼线’,刚才你们上车被发现了,今天车过不去了,你们赶紧下车吧,改天再说。”记者回头看,发现刚才还坐在505车内的一名中年男子已经下了车,正在用手机打着电话。

记者注意到,每次超载车辆通过三焦超限检查站时,都会有一个在此值班的工作人员指挥过往车辆,以尽量避开安装的监控探头。而无一例外,每名超载货车司机,只要向超限站工作人员交费,就能被顺利地放行。

记者和同行人一起下了货车,步行回到停在桥下的轿车上,并启动车向汝州市区方向行进。就在记者离开桥下200米远,505面包车也调转车头,一路紧跟着记者的车辆。车进入汝州市区,记者将车停在了路边,只见505面包车也远距离地停在了路边。记者随后开车,加速离开,终于甩掉了这辆面包车的跟踪。

掏钱后有没有拿到相关收款票据呢?司机们均表示,没有任何收费票据。“这笔钱到了哪里?很显然,这笔钱没有落到三焦超限站的账上,而是落进了某些工作人员个人的腰包里。”知情人说。

“伸一掌就是司机要交50元,伸一根手指是100元,伸两根是200元”

通过信息抄告严处超限超载

1 探

记者追问该司机那名路政人员伸手是什么意思,“伸一掌就是司机要交50元,伸一根手指就是100元,伸两根是200元。从今年3月份起,汝州所有煤车司机都熟悉是啥意思,彼此心照不宣。”该司机说,“因为他们收钱时从来不说一句话,就是伸手指比画让你交多少。”

就在8月27日该超限检查站有所察觉后的近一个星期,记者调查运煤货车司机们得知,超限站对当地运煤超载车辆采取了白天禁行、半夜不处罚卸载直接放行的“收买人心”方式。

返回的煤车司机一边发动车一边有些庆幸地告诉记者:“前两天还收我100元,今天每辆车只收了50元。这不,还给了一封信。”说着,他将一张粉红色的纸递给记者。原来这是一封由河南省超限超载治理工作办公室印发的“致货运业主、司机朋友的一封信”。“过一次发一张,超限站工作人员都忙着捞钱不管事,这信发了也没啥用!”一煤车司机说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gzvandagroup.com.cn宁夏吴忠市迫傺种植专业合作社 - www.gzvandagroup.com.cn版权所有